路饮清茗

全职cp专注枪周√战队专注轮回
,农药狄白狄,盗笔黑花。

……群宣?轮回搞事天团

轮回天团惨惨淡淡,队长带着吉他手苦苦寻找队友,心疼心疼我们吧!……。
……。
有没有轮回人啦,副队长方太后小远小启念念!!

救救轮回……。
群聊号码:827091867

在空间看到的paro
    轮回的乐队paro肯定很好玩。
    娱乐圈的新晋组合,主唱兼队长的周泽楷是长相俊美,即使单飞也人气超高的idol,唱法华丽技巧性超高,台风是霸道的、具有侵略性的、稳健的。被经纪人以及副队长江波涛包装成台上的霸道小狼狗,实际上不善言辞,私人微信微博除了必要的联系外大多交给经纪人打理。
    副队长江波涛是键盘手,坐在键盘琴前能有翩翩公子弹钢琴的气质,温和优雅,队内的外交一哥,能完美理解队长的意思,以及嗓音是极富辨识度的中音,偶尔虚虚的和声与主唱声音完美协调,而醇厚沉稳的单唱更是只在演唱会和粉丝福利的时候才会昙花一现。
    二号主唱是中途从没落的老牌经纪公司“嘉世”解约转入轮回旗下的孙翔,刚出道就因唱功了得而被各家媒体公司关注,在队内打架子鼓以及与周泽楷合唱,“双一”组合受到了粉丝的极度欢迎,以至于衍生出了cp粉。擅长rock和爆炸般的高音(据说唱青藏高原不在话下),外表养眼,气质嚣张。
    杜明是队内的吉他手,吉他的功底非常深厚(据其中学时代的同学吕泊远爆料,都是为了追女孩子练出来的),是高配版青春校园的吉他少年无疑了,两颊有明显的酒窝,是队内的开心果,嗓音是清脆的少年音。
    贝斯双子是吕泊远和吴启,之所以是双子,是因为两个人默契极高,以及贝斯风格大相径庭,一个在主歌前奏时大放异彩,而另一个在副歌结尾后惊艳四座,间奏时偶尔的合体简直能把人血液里的因子燃炸。
  自己补一个经纪人+词曲方哥

不知道会不会涉及侵权?如果有的话真的对不起,跟我说一下哦我会删的QwQ

【狄白狄】《长相思,在长安》楔子

/狄白狄无差,但是比较偏狄白,应该不会有很明显的攻受。
/这大概是一个很长的系列。

《长相思,在长安》楔子

  一如既往,很完美的表演。
  魔术师先生松了口气,整理好衣服正准备从酒馆的后门离开。
  “魔术师先生,这里有一张给您的纸条。”
  “谢谢。”
  魔术师先生从陌生人手中接过纸条,转身打开看后却是一脸疑惑,“长安……是什么地方?”
  长相思,在长安。

  字条是范海辛留的。他是在偶然听到的故事中知道这句诗的。也许不是偶然,谁知道呢,总之他听完后,发疯般想念着魔术师先生,并很想把这句诗,这个故事,分享给魔术师先生。
  故事关于长安城的治安官大人和浪迹天涯的剑仙大人。

  在很远很远的东方,有一块大陆叫王者大陆。王者大陆上有很多国家,其中国力最盛非大唐莫属。大唐都城长安城是由一位名为墨子的机械大师所设计的。它以开放包容而繁华,又以繁华吸引了更多的人,成为整个大陆最强盛的大都城。
  年轻气盛的李白,心存高远,十七八岁便背上一把青莲剑辞别了故乡碎叶,浪迹天涯去了。他看过山山水水,所到之处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他的才华与俊美,潇洒与侠义,使他名声大噪。
  他去了长安。
  没有人不知道长安。
  像无数人一样,他向往长安,那个传说中开放包容的繁华之地,大唐的都城。

【王者荣耀狄白狄】偶遇

‖一段狄仁杰自戏,现场找李白。
‖对戏打架互怼谈恋爱吗。

  这次追出来竟然把人跟丢了,看来准备很充分,也不知道元芳他们那边如何。抬头目光从四周转向天上,叹了口气。天空阴沉得很,怕是快要下雨,出门办案定是不带伞的,只好提着气加快脚步。习惯性思考着回城路线,记忆里前方有个亭子可以避避。
  本以为可以赶上,但离亭子尚有些距离雨便已经开始下了,望山跑死马,没想到离得这么远。急促的雨点砸在身上将衣服打湿,衣物随着雨点的节奏一块块地贴着身子,感觉有些不舒服,行跑中溅起地上混着泥沙的积水更是让人心下一阵烦躁。
  咬着牙慌忙地冲进亭子,自顾自拍了拍身上的水,才发现这里坐着个人,余光撇了一眼。
“狄大人,怎如此狼狈?"
  一酒一剑,一白衣。
  对上那双戏谑的蓝眸,故作平静地整理衣服,湿答答的衣服贴在身上特别难受,也不知道会不会染了风。鞋子和衣摆还被溅起的水弄脏了,越想越觉得难以忍受。将视线投向雨幕,微不可闻地出了口气才淡然回话。
  “雨势突然,未有准备罢了。剑仙倒是好兴致。”

  那人似又饮了一口酒,哈哈笑了一下,在沙沙作响的雨声中听不大清晰。
  “狄大人要与在下来一杯么?”
  低沉的声音甚是好听,带着几分笑意,是那人惯有的懒慢而潇洒的语气。正有些出神,一阵冷风吹来,寒意透过被打湿的衣衫侵入体内,本就淋了雨的身子微打了个寒颤,倒让自己回了神。回过头盯着人的眼睛对视,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较量什么似的,谁都不肯收回视线。终于还是眨了眨眼开口回绝人。
  “不了,狄某不胜酒力,便不浪费剑仙美酒了。”
  酒容易让人沉醉,不清醒的。李太白。

【轮回战队】震惊!男神们竟然聚众干这种事!

#标题有病系列。
#没错又是我,我不是黑粉,真的。
#突然高产x
#冬天就是要作妖。

  近日,轮回的几位男神总喜欢聚在队长的宿舍里,而且把门关的紧紧的,里面还时不时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更重要的是,他们从队长宿舍里出来的时候,面色总是蜜汁红润。这件事情很快就成了队里的热门小八卦之一,唯独几位当事人浑然不觉。哦不,当被问及此事时,吴启总是一脸神秘莫测的笑意回以二字:你猜。
  有人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在门外偷听过,但是微妙的水声伴着一些呻吟声让他只听了一会儿就不敢听下去了。仿佛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知道了可能会被灭口的事情。
  “啊~好舒服啊。”周泽楷的寝室里,吴启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
  “啊~这种感觉。”杜明的手攥紧了周泽楷白色的床单,双脚的脚趾蜷缩了起来。
  “别,不要了,停、停下,好烫。”孙翔脸上出了薄汗,在酡红的脸色下显得有点性感,他的表情表示了他的痛并快乐着,“好爽啊。”
  “想来点更爽的吗?”江波涛笑了笑。
  孙翔赶紧摇头,“别,我会死的。”
  “你真的不要了?”
  “不,不要了,太烫了。”
  “呵~舒服。”周泽楷半眯着眼一脸满足地感叹。
  “诶,你们有没有觉得最近大家看我们的眼神有点不太对啊。”一片水汽中,杜明趴在周泽楷的床上问。
  旁边的吕泊远点了点头,“是有点。”
  “被发现了?”于念靠着周泽楷的一个玩偶道。
  “不至于吧,聚众泡个脚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江波涛放好热水壶重新坐回床边,把脚放进水盆里,“哇好烫。”
  “如果不是你们聚众泡个脚都搞得跟群p现场一样的话。”方明华放下手中的报纸,“小周还有其他报纸吗?”
  “没有了,我打游戏。”你自己找。周泽楷捧着个手机礼貌性地抬头回答了一句。
  “道理我都懂,但是在冬天泡脚真的好舒服。”吴启也捧着个手机回答,“队长你不用AD吗?”
  “刺客。”
  “那好吧我治疗跟你一起浪。”
  “不要治疗。”
  “小周你对治疗有什么偏见吗。”方明华笑了笑。
  “不,他坑。”方哥你相信我。周泽楷给了方明华一个真诚的眼神。
  “队长你会失去我的。”被嫌弃了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没关系,我自己飞。”
  “……”
  “下局带我啊。”杜明回完消息后从床上坐起来看吴启玩。
  “不带,杜小明你个坑逼玩你的连连看去。”
  “明明是你自己太浪还怪我坑!”
  “你不浪?”
  “咳嗯…启哥别这样。”
  ……

  今天的男神们也很和谐。

  “所以为什么我们只是聚众泡个脚就上了战队头条。”
  “难道是因为我们泡脚的次数太多了浪费水?”
  “所以说起来都是经理的错,要不是翔子生日那天他带我们去洗脚城,我们怎么会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所以今晚继续吗?”
  “当然。”

【轮回战队】骤降十几度的气温

#小周的生贺,哦顺便算上前些天江副队的,还有过几天孙翔的。不要考据气温不然……不然我也没有办法。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可能有错字,但是我才不管。
#希望大家喜欢轮回,顺便喜欢一下这篇文x

  如果你一定要问轮回队长在冬天的寒风里选择温度,还是风度的话,那么他选择温度。
  如果你一定要问轮回的队员们,在冬天的寒风里选择温度还是风度的话,那么男神团团员会告诉你为了显示战队的团结一致的精神,以及一切向队长看齐的不成文的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队规,他们会选择风度。
  假的,对于一夜之间骤降十几摄氏度的气温,他们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所以,我们之间出了一个叛徒。”和杜明挤在沙发上瑟瑟发抖的吴启看着裹成团子的轮回队长痛心疾首的批判道。
  “说好的一起风度翩翩面对疾风,你却一个人穿上了羽绒服。”杜明跟着附和道。
  “还有帽子围巾手套三件套!”孙翔。
  “……”被疏离到一边的周泽楷扯了扯自己的围巾很无辜地回话,“谁让你们不回家。”
  “……好有道理,但这不是你背叛组织的理由。”吴启。
  “……好有道理,但这不是你背叛组织的理由。”吕泊远。
  “……好有道理,但这不是你背叛组织的理由。”杜明。
  “……好有道理,但这不是你背叛组织的理由。”孙翔。
  “小周你别看我,你现在就是一个人背叛了组织。”一直说在沙发另一头看手机的江波涛头也不抬的冷漠道。
  “……身虽暖,吾心甚冷。”
  “毋宁心冷。”吴启。
  “……”
  “所以轮回不是很有钱吗?为什么关键时候连个暖气都开不了!”孙祥从江波涛怀里一把扯出抱枕重新缩回自己占据的一方沙发。
  “关键是去年明明都故障过,今年居然还不维修!这个战队不靠谱老子要跳槽!”去年供暖系统维修吴启是最大受害人,他的寝室甚至连热水器都坏了,冻了一天回宿舍洗澡,喷头一洒,那刺激。
  “那你跳啊,我看中你一盘游戏很久了,离别礼物记得送我。”
  “去你的杜小明给你启哥滚远点。”吴启瞪着杜明并踹了他一脚。
  “所以我们为什么不放假啊,这么冷也打不了荣耀啊!”吕泊远为了避免被误伤远离了一下杜明和吴启,后来觉得太冷又缩回去了。
  江波涛刚放下手机,怀里好不容易捂暖的抱枕一下子被人扯了去,顿时一阵冷空气灌入,让他猛吸一口气,张口就想怼始作俑者孙翔,但还是忍住了,并在心里默念了十遍杀人犯法,稍微平复了心情才开口说话:“可是我们今天本来就可以放假啊。”
  “可为了给某人过生日,我们选择留在了俱乐部。”
  “可某人却一个人回了家。”周:我不是我没有,因为妈妈叫我回去!
  “还一个人穿上了羽绒服!”因为很冷!
  “和帽子围巾手套三件套!”真的很冷!
  “看着我们在冷空气中颤抖。”我能怎么办呢!
  “良心还是好不为所动!”不我的良心在痛!
  “……”周泽楷有点委屈,说好的我是团宠你们却谴责我.jpg


  “我回来了。”
  “卧槽方太后你快关门!”“方哥早上好。”
  方明华一开门进来整个会议室又是一阵寒风钻入,吴启等人又是一阵寒颤。方明华扫了一眼他们,呵呵了两声,表示这就是你们把老子支出去办事的后果。并裹紧了自己刚才在附近服装店新买的羽绒服。然后朝着乖巧打招呼的队长大人看过去。
  “小周生日快乐。”
  “谢谢。”周泽楷对着羽绒服势力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好了现在不是他一个人背叛组织了。
  “我们之间出现了两个叛徒。”吴启式痛心疾首。
  “说好的……”“停,”方明华打断了,杜明的话朝着空调走去,“道理我都懂,但是如果你们今早没有丧尽天良地让我一大清早一个人冒着寒风出去置办小周生日的事的话,我就会告诉你们这里的暖气用不了但是空调可以用这件事情了。”
  “……”
  “……”
  “……”
  方明华开了空调,把温度调高,然后走到周泽楷旁边坐下,装作没有看懂来自队友们充满杀意的目光的样子,一脸泰然地和他们一个个对视回去。
  “……”
  “别盯着我,我的良心是不会痛的,谁让你们自己不记的供暖系统和空调是分开的两个系统。”
  “……好有道理,但这不是你报复队友的理由。”
  “而且明明是你自己猜拳输了。”
  “没想到你居然是一个心机这么重的男人。”
  “斤斤计较。”
  “还怪罪别人。”
  “不知反省。”
  “执迷不悟。”
  “……你们戏好多啊。”方明华面无表情的接受着谴责,总觉得自己的队友一个个都是戏精。
  周泽楷赶紧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全身上下都是戏!
  “大家都是轮回戏精学院毕业的。”“何必相互嫌弃。”“团结友爱。”“相互配合。”“才是正道。”
  妈的智障。方明华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想理这群人。
  “方哥辛苦了,今天的安排?”
  还是小周懂事。方明华忽然有些欣慰,幼儿园的一群皮孩子中间总有那么一个乖宝宝是体贴又懂事的,“之前的公园烧烤计划取消,太冷了,和经理讨论了一下,今晚海底捞,VIP包厢,KTV配置,随便玩随便吃,公费,当然,禁酒。”
  “……翔子你现在知道轮回是真的有钱了吧。”
  孙祥猛点头。
  方明华的这一消息,加之空调开了之后空气的升温,顿时整个会议室的气氛都不一样了。
  “忽然之间,人生就圆满了。”
  “晚上啊,那我们今天要干什么,训练室那边的空调能用吗?”
  “不能,你让小周多接几个广告,经理就有钱把俱乐部的供暖系统和空调更新一遍了。”
  “方哥,过劳死。”周泽楷冷漠地拒绝了。
  “哈哈哈哈哈别了,队长是团宠,不能压榨。”
  “哈哈哈哈哈过劳死,可爱,你有本事也这么跟经理说啊。”
  “小周说真的,冬季产品是该大肆进军了。”
  周泽楷叹了口气,惆怅地撑起了脸,顺便思考起如何推掉俱乐部要求的各种广告。

  今天的轮回也很和谐呢。

  好了,我写不下去了,还是段子好写。日常?呵。

【王者荣耀狄白狄】长安

#发个小糖。真的很小。

“长安没有你青莲剑仙喜欢的山高水长,可它是数万人期求的一世长安,我不管你回来究竟想干什么,长安是无辜的,这满城百姓是无辜的。你知道我不会让你伤它分毫。”
“这么紧张做什么,长安没有李某喜欢的山高水长,可它有你狄怀英,”李白停顿了一下喝了口酒,看着满脸严肃的治安官,勾起唇角笑了笑,“所以我回来了。”
我还能做什么呢。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人毕竟是要向前看的。
我总不能,连你都失去吧。

【王者荣耀狄白狄】不该


  “长安没有你李白喜欢的山高水长,但它是数万人所期求的一世长安!
  你凭什么为了一己私欲而不顾万人生死,你碎叶是城,长安就不是吗!
  你凭什么觉得你以为的就是对的!狄大人说过让你别来找太古魔导,你为什么不相信他!
  你不甘心,你凭什么不甘心!你以为你是谁!如果不是狄大人和陛下,你要让整个长安一起给你陪葬吗!
  后悔了吗,可是狄大人再也回不来了!
  李白,你凭什么!滚!长安城不欢迎你!”李元芳的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着,双手紧紧握着他的飞镖,像头将要暴走猛兽一样守在狄仁杰的尸体旁边,眼睛通红地瞪着李白。
  凭什么,凭什么狄大人会为了你这样的人而死。
  凭什么你要辜负狄大人的期待,你怎么配。
  碎叶是你家,长安也是狄大人的家啊。
  你明明知道狄大人不会让任何人伤害长安的。
  给无数没有家的人一个安身之处的长安,
  它那么美好,为什么一定要伤害它呢。

 

#举国欢庆,发个刀子。
白狄虐起来贼带感。
控制不住我自己。
我是爱他们的。
好想开坑啊。
标题随心。

【王者荣耀狄白狄】无题

#有脑洞但是高三没时间开坑我也很绝望啊,于是问问有人写吗。
#王者荣耀狄白狄
#攻受自由心证
#我爱他们

  狄仁杰接过李白斟好的酒,看着酒杯不知在想着什么,只淡淡说了一句:“你果真回来了。”
  “是,我回来了。”李白给自己也斟了杯酒,语罢稍许沉默,随即又畅笑几声,双手举杯,“狄怀英,我敬你一杯。”说完不待狄仁杰回应便先干为敬。
  狄仁杰仍是看着手中的酒杯,食指指腹在杯口来回摩挲,似在沉思。片刻方将酒杯送至唇边抬头一口饮尽杯中物。然后目光移至李白笑意肆然的脸上,几番斟酌,平静开口道:“三入长安,所为何事。”
  三入长安,所为何事?李白收起笑意,又给自己添了杯酒,才从容不迫地迎上狄仁杰深邃的目光,眨眨眼,徐徐道:“所为者,狄怀英。”语毕唇角勾起几分逗趣的笑。
  狄仁杰先是一愣,继而放下杯子抿唇笑道:“既然如此,剑仙有事冲着狄某来便是,可莫要在这长安城做什么不该做的,否则……呵。”我差点就信了啊。
  狄仁杰笑得有些瘆人,李白看着心里莫名一颤,暗道狄仁杰就是狄仁杰,总一副什么都能看穿的样子,一肚子心机谋划。李白干笑两声,给狄仁杰斟酒,岔开了话头:“好说好说,无复多言,狄大人,来干来干。这长安城里最好的酒果然要数城东公孙大娘家的。”
  狄仁杰也没继续追问,李白三入长安的原因……他多少也是猜到了一些的。“公孙大娘酿的酒本是为日后公孙小姐出嫁准备的,你尽管喝,日后指不定能把公孙小姐喝回家。”
“怀英可是醋了?只管放心,李某心里只有怀英一人。”
  “……好好说话,否则宫里大概不会介意多一个太监。”
  “……”

 
  秋夜已深,李白已经喝醉趴在石桌上熟睡了,手中还握着酒壶。狄仁杰不嗜酒,只陪李白喝了几杯,微有醉意,人还醒着,一手撑头盯着睡着的李白看。许久,忽然伸出另一只手,动作很轻地帮李白理了理额前的乱发。
  起风了。
  八九月的夜里露寒霜重,有点凉。又过了一会儿,狄仁杰突然开口道:“李太白,别去找魔导。”声音轻得就像今晚的月光。语毕看着毫无反应的李白,叹了口气起身回房。
  狄仁杰走后,李白睁开眼,看着屋里亮着的灯,低下眉眼无奈地笑了笑,“狄仁杰,什么都瞒不过你。”今晚的月亮真好看,像极了你。说罢就着手中的酒壶灌了口酒,补了一句:“可惜,我不甘心。”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狄府。
  狄仁杰抱着一张薄被回到庭院之时,李白已经走了。狄仁杰在院中站了许久,一旁的梧桐树在秋风中飘落几片枯叶,落在他的肩上。
  “你还是不甘心。”你怎么会甘心。大唐军队踏平西域,最大的原因,不就是若干年前被女帝封印在这座繁城下的太古魔导吗。“李太白。”你会怎么做呢?

【王者荣耀白狄】似乎被诅咒了的阴阳师

没有狄白粮结果被掰成了白狄我也很绝望啊。
只是想吐槽一下最近队友太坑,然后,它就这样了。
白狄真好。
提了一点信邦。

长安狄府。
  五个狄仁杰聚在一起开会。

  “那么,阴阳师同体,请说出你这周赚那么少钱的原因。”断案大师将账本放到桌子上,锐利的视线直盯着阴阳师。
  阴阳师颓着脸将头磕到桌子上,“别问,求你了,这几周我可能要靠你们养了。我,我,唉……”声音极尽委屈,就差没哭出来了。
  “不是吧,你到底经历了什么?”锦衣卫一手撑着头笑了笑,另一只手揉了揉阴阳师的头,能让阴阳师颓废成这个样子真是不少见呢。
  “我可能去了假的峡谷。”阴阳师有气无力地扒开锦衣卫的手,“我,我打不过程咬金我也很绝望啊,鲁班七号状态不好为什么还要出来赚钱,为什么敌方刺客一直在切人而我方刺客都在野区内斗抢野,为什么我方永远有人在泉水挺尸,为什么永远有人抢走经济,为什么会有人、认为、没发育起来的、AD、也能、秒掉、经济爆炸的、战士,我,我可能被诅咒了。”
  “……不哭,这周算我养你吧,辛苦了。”锦衣卫看着满脸生无可恋的阴阳师,十分心疼的又伸手揉了揉他。
  这次阴阳师倒是没挣扎,还是阿锦好,嗯。
  “是挺惨的,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呀,我们的出场率低,去赚钱的机会本来就不多,虽然重做之后情况好了点,不过最近的开销也变大了,下次去的时候找个帮手吧,最近怎么没见你和狐白一起?”断案沉思了一下。
  “别、提、他。”阴阳师忽然变得超凶。

两天前。
  千年之狐来找阴阳师玩,但是阴阳师却对他爱理不理的,“怀英你怎么了,是不是看到我不高兴啊?”
  而本周在峡谷处处碰壁的阴阳师托腮看着远方,十分冷淡的回了一句:“没。”
  千年之狐撇了撇嘴,还说没有你以前明明不是这么冷淡的,“是不是有人欺负你?我帮你报仇去。”
  报仇?阴阳师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对啊,自带队友可以减少匹配到垃圾队友的概率。于是阴阳师老老实实的把这几天的悲惨遭遇跟千年之狐说了一遍,千年之狐听了当然很心疼也很生气,当下就领着阴阳师往峡谷去了,信誓旦旦地,跟阴阳师说要带他赢完这一周的钱。
  阴阳师居然信了他的邪。
  第一局的时候他们打得顺利,每次阴阳师被切的时候千年之狐都会及时赶到,并且凭着满满的爱意,帮阴阳师拿下了一个五杀。但是到了第二局……其实阴阳师在看到队友有韩信的时候就隐隐有了不祥的预感,不过上一局的大获全胜让他并没有想那么多,然后,果不其然……
  “韩信,你能不能别刷这附近的野?”“野区又不是你家的。不打野我还怎么玩。”“你打野可以,能不能别在这儿打?”“反野风险高,君主不让我浪。”“你TM跳几下谁追的上你啊。”“你一技能一甩不也没人追得上吗,你行你上啊。”“我……”千年之狐想和韩信理论的,不过阴阳师及时打断了。
  “太白,你去反野吧。”“可是怀英你……”“我自己发育就好,你去吧。”虽然不情愿,但千年之狐还是乖乖去敌方野区进行反野工作了,走前还特地撂下一句话,“这里让给你了,你看着点,别让我家怀英给人切了。”
  就是这么一句话,引发了后面的一系列事故。
  “韩信你过来干嘛!”千年之狐过到对方野区还不到两分钟,刚才说不反野的韩信就跳了过来,并顺手抢了一个红。
  韩•跟君主吵架了•但是强行吃了一波狗粮•不开心•信一脸淡定地回道:“反野。”
  “……”你TM逗我呢。千年•感觉自己被戏弄了•之狐咬了咬牙,“你家君主不是不让你出来浪吗,反野不是风险高吗,你TM过来了谁保护我家怀英!”
  “你疯了吧,不反野还怎么打,至于狄仁杰,关我什么事,他自己不能发育吗。”
  “An Allyed has been slained.”
  “荆轲 击杀 狄仁杰   助攻虞姬 程咬金”
  “……韩信,请记住你的所作所为。”然后,这两个人在野区疯狂抢野,上路狄仁杰疯狂被切,中路小乔被王昭君死控,上路刘邦项羽互怼。期间狐白倒是来帮过阴阳师,不过被韩信抢了两个人头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一局,队友内哄,输了还是能理解的。第三局因为敌方王昭君逆天,输了也没什么。第四局因为我方两人泉水挺尸,也能理解。第四局狐白反野失败,敌方刺客会玩,输的不算太惨也能理解。第六局狐白技能总放快,可能是打累了,输了也没关系。第七局,敌方亚瑟和后羿都带着兵线推高地了,身为团战中存活者之一的狐白还在野区和敌方韩信死怼,而另一存活者妲己不知道为什么在水晶边站着不动了,这就不是很能理解了,还差五秒钟复活的狄仁杰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并在水晶被推倒之前看到狐白被击杀的提示。后面的第八第九第十局,不是敌方就是我方,都有韩信的存在。并且我方不是有人发呆就是有人送死。然后,阴阳师这两天就再也没有去过峡谷,狐白也一直没来找他。

  听完阴阳师的回忆后,另外的四个狄仁杰都沉默了。锦衣卫看了看满脸生无可恋的阴阳师组织了好久的语言,十分心疼地开口:“……你是不是得罪了比如张良之类的人?”
  “我没有,阿锦你这几周得养我,短时间内,我都不要再去峡谷了。”阴•觉得自己是个假人•阳•十分委屈•师可怜兮兮地抱起了同体的大腿。断案大概会让他自生自灭,魔术师和超时空战士赚的钱也就勉强能养活他们自己,于是他能靠的就只有最近运气特别好的锦衣卫了。
  “好好好,养你养你。”锦衣卫十分宠溺地揉了揉阴阳师的头,啊难得这么颓废的阴阳师同体好可爱。
  “怀英!”锦衣卫的声音刚停,门外李白的声音就传了进来,只是一时听不出是哪个李白。不过在她刚推开门的那一刻,五道令牌同时飞了过去。
  嗯,果然是千年之狐,五位狄大人很为自己的推测感到满意,虽然他们的令牌都被狐白避开了。
  “各位怀英有话好说啊,怎么一见面就动手?”堪堪避开攻击的千年之狐一脸受惊地往后退了几步,还好他反应快,怀英们的令牌打人可是很疼的。
  “你来干什么,狄府今日不待客。”断案大师冷漠地开口回话,听完刚才阴阳师所说的之后,他对这个狐白好感少了很多,这么废的狐狸,真给青莲丢脸。
  “怎么突然这么见外,我哪个同体惹你们生气了吗?”千年之狐被五个狄仁杰们盯着,头皮一阵发麻,“我找阴阳师有事。”
  “我现在不想看见你。”阴阳师冷冷地回了一句。
  “听到了么?狐狸,阴阳师同体说不想看见你,请离开狄府,否则你将以私闯民宅之罪入住长安地牢。”护己的锦衣卫亮了亮手中令牌威胁道。
  “或者你更想去太空监狱住几日。”超时空战士也跟着威胁。
  “……怀英你是不是在生李某的气?”千年之狐直直看着阴阳师,心虚地问。眼里阴阳师冷漠的表情让他十分难受。
  阴阳师没有回话,一边的断案和魔术师也亮出了武器。觉得自己打不过这么多狄大人的千年之狐只好把带来的一大袋东西放下,留了一句话就带着悲伤的表情离开了。
  “这是一周的钱,我给你赢回来了。对不起,我去帮你打下一周的钱。”
  ……五个狄仁杰一时之间都愣住了,直到千年之狐离开了一会儿,才有人反应过来。
  “去找他啊。”锦衣卫和超时空战士同时拍了拍阴阳师的肩。
  知道自己错怪了千年之狐的阴阳师赶紧跑了出去想把人追回来,却在狄府大门撞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怀英,我就知道你舍不得生我的气。”傻逼狐狸。

【黑花】受伤

短小,一发完。

  “操!”看着面前被堵住的路,家教良好的解雨臣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附近急乱的脚步声提示着他们身处险境,敌众我寡,还受了伤,更打不过了。
  “哐锵。”一生不轻的声响,解雨臣转头一看,同伴黑瞎子已经借着旁边一辆破旧的自行车翻上了墙。墙内是一棵梧桐树,长了一半出墙来,浓厚的树冠正好可以将黑瞎子挡住,不至于因为在高墙上太过显眼而被发现踪迹。
  “上来!”黑瞎子跪蹲在墙上,留意了一下四周确定未被发现后,朝解雨臣伸出一只手轻声呼道。
  解雨臣也不磨蹭,三两步踏上车鞍用力往上一跃,同时伸出右手握住黑瞎子伸出来的手翻上了墙。毕竟是练过的,倒也没有搞出多大动静便翻了上去,只是多少扯到了身上的伤口,有些疼,身形不稳险些摔回去,幸亏黑瞎子扶了一把。
  不经思考,两人便顺着树干下到了院子里。
  这一带是一片废弃的四合院,不知道是给谁包了下来,很久没有人住了,但也没有被国家征收回去,搞不好还有可能是解家的产业。
  解雨臣和黑瞎子将这院子大略检查了一下,虽然这里荒废了很久,但门窗什么的都还挺结实。门外有人经过,那扇陈厚的大门被粗暴地推了几下,两人屏着呼吸不敢动,直到脚步声渐远才轻轻松了口气,纵是如此,两人也不敢发出什么声音。
  院子大概在六七十年代荒废的,原先住在这里的人家应该是搬迁了,没留下什么东西。院子里倒是有口井,解雨臣和黑瞎子经过激烈的战斗体力有些不足,身上的伤口也没怎么处理?如果能弄到水自然很好,但他们不敢。一来这里荒废了这么久,水质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二来打水动静太大,让外面的人发现他们藏身于此就不好了,他们两个手里没有枪,受了伤体力又跟不上,被发现就是死路一条,在这里躲着说不定还能耗到解家或吴邪他们的救援。
  解雨臣左肩上中了一弹,身上也有不少刀伤打伤,逃跑的时候强撑了这么久,此时终于得以放松,暂时的安全,让他有了空儿去注意身上的伤口。他靠着水井坐了下来,脸色有些苍白,眉头微皱却没出声。
  黑瞎子没注意解雨臣,而是走向了满是杂草的庭院,蹲在一堆杂草中间寻找着什么。他没中弹,但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很多伤口,黑色的夹克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背部有一条很大的伤口,不过不算得深。
  黑瞎子拔了一把草回到解雨臣身边时,解雨臣正拿着自己的蝴蝶刀试图将肩上的子弹挖出来。
  “我来吧。”黑瞎子从解雨臣手中夺过刀,解雨臣没反对,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力气,有人帮忙是好事。
  “花儿爷,”黑瞎子用蝴蝶刀在解雨臣的伤口处比划了几下,忽然凑近解雨臣,压低声线在他耳边说了句:“你亲我一下,我就考虑下手轻点。”
  解雨臣被他这么一聊心乱了乱,刚想伸手把他的头拍开肩上一阵刺骨的疼痛传来。黑匣子已经将那枚并没有多深的子弹飘了出来,解雨臣咬了咬牙,巨大的疼痛还是让他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将子弹挑出后,黑瞎子抓起一把刚才拔过来的草药放到口中嚼烂,然后吐出来给解雨臣的伤口敷上。又把自己的夹克脱下来撕了几块布条给解雨臣简单包扎了一下,然后看着解雨臣生无可恋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笑,“很疼?”
  解雨臣翻了个白眼,没有回话。
  简单处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口后黑,瞎子也靠着井在解雨臣身边坐了下来,高大的梧桐树挡住了阳光,两个人靠在井边都没有说话,安静无比的古宅里,他们似乎被世界遗忘了。
  现在已经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了,解雨臣发了烧,可能是伤口开始发炎了。
  解雨臣躺在黑瞎子怀里,黑瞎子抱着他,手一遍遍地覆上他额头试探体温,不知道外面那群人还在不在,他不敢贸然带着解雨臣出去,而且他也没有力气了。
  “我渴了。”解雨臣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虚弱道。他的意识很模糊,随时可能晕过去。
  黑瞎子的手指在解雨臣的唇瓣划了划,柔声安慰道:“再忍忍。”
  “小邪能找到我们吗?”
  “当然能,他可是我教出来的徒弟。”
  “和你一样不靠谱。”
  “瞎子怎么就不靠谱了。”
  “瞎子。”
  “嗯。”
  解雨臣叫完那声瞎子就没有说话了,黑瞎子看着昏睡过去的解雨臣,低头在他额间吻了一下。
  “瞎子一定不会让你死的,花儿。”

  又过了半小时。
  “小花——师父——”“解当家——”
  黑瞎子正在用草药擦拭解雨臣的额头和嘴唇,隐约间听到了有人在呼喊。声音是在北边传来的,并且越来越清晰,是他的宝贝徒弟,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