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饮清茗

也许是个月更狗吧。

【王者荣耀狄白狄】讲个故事

#之前七夕活动废了的一篇文,觉着还看得过去,拿来改了改便发上来。
#狄白狄,无差,自由心证。
#说不定讲个故事可以成为一个系列……。

  想必各位都听说了,近日那剑仙李白三入长安了,我今日要说的故事啊,便是关于那剑仙李太白的。就说说他与长安的故事。你们都道他与长安有灭国之仇,却不知道,他与长安还有另外的缘分哩。

  彼时繁华强盛长安还是他心中的白月光,他慕名而来,遇上了大名鼎鼎的狄大人。朱雀门刻字一事并非有意,还未慕名拜访,却因此事意外和那治安官有了交集。刻了字心中有疚,幸得女帝赏识不作追究,可恼了将长安城视若魁宝的狄大人,抓不了人便背后给他李白使辫子,失手扔几个令牌给人还能笑呵呵地说失误。李白想着得给人道道歉啊,不然长安城的姑娘整日看着他被明察秋毫的狄大人盯着,那哪还有小姑娘搭理他。
  于是啊,他就翻墙进了狄府。碰上了在庭中练字的狄仁杰。腰身直挺,眉目紧锁,笔力苍劲。石桌上是铺摊开来的宣纸,白纸黑字,李太白。
  狄仁杰敏锐地抬起头,对上李白那双打量的双眼时,一切就那么顺理成章地发生了。李白跳入院中,狄仁杰随口客套。说着说着,说到了诗,说到了朱雀门,说到了月,说到了长安……
  一句又一句的,谁也不记得那时说了什么,但是谁都记得,那天晚上,月亮很亮,他们像是存在于另一个世界。
  自那之后,李白总爱往狄府跑,有时是蹭饭,有时是闲得无聊来逗逗狄仁杰,还有时候,是来同狄仁杰谈论诗文。狄仁杰可不好逗,尖牙利嘴,一言不合还会直接动手,半点不留情面。但却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他不太会喝酒,但是和李白在狄府院中谈论诗文的时候,会小喝几杯,有时是静静听着,有时会发表一两句看法,每一句都能直达李白内心,所谓知己,不过如此。狄仁杰很冷漠,很较真,很记仇,占不得一点儿便宜,但是又很温柔,很聪明,像是知晓一切,又不点破一切,有种对一切都运筹帷幄的感觉。
  李白喜欢狄仁杰,是那种欣赏的,对明者与知己的喜欢。他是这样以为的。
  他是在什么时候发现不对劲的呢?
  在二入长安的时候。
  他带着愤怒与恨意走入长安。硬闯大明宫,直逼女帝,却在半道被狄仁杰拦了下来。他才想起来,自己一路上都在逃避去想这个人。
  狄仁杰,狄怀英,背叛者。
  他剑指治安官,低喝了一声让开,甚至不敢再对上那双他曾比喻为月亮的眼,声音哑得不像话,拿剑的手在抖。
  “擅闯大明宫者,按律当斩。”那是李白见过的最冷的月光。
  狄仁杰打不过李白。李白闯入了大明宫,又到了女帝面前,质问碎叶一事。
  后来,后来李白带着一身破碎的伤,身体上的与灵魂上的伤,离开了大明宫,离开了长安城,离开了狄仁杰。
  离开了狄仁杰。
  那晚他在狄府的院子里坐了一夜, 狄仁杰很晚才回来,伤得很重,他下了狠手的。
  狄仁杰也在院子里坐了一夜。
  他们没有说一句话,天色吐白的时候,他离开了。
  李白恨啊。他恨大唐,恨长安,恨女帝,可他不恨狄仁杰。甚至他酩酊大醉的时候,会恍惚看到狄仁杰坐在他旁边,静静地看着他,或面无表情,或微笑点头,仿佛他们从来就没有分开过,仿佛,碎叶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再后来?再后来你们都听说了,李白三入长安,回来了。来找狄仁杰?来复仇?不不不,我们都不知道,剑仙大人三入长安,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复仇,也许,真的是来找狄大人的也说不定。
  我怎么知道这些?哈哈哈哈哈,故事,故事罢了,信与不信,全在你们心中呐。

【王者荣耀狄白】魔术师先生与猎魔人

#狄白七夕接龙活动第六棒。
#祝各位安。

  剑仙和治安官的传说,一直在说书先生的故事中,在长安乐坊姑娘们的闲谈中,在长安市民的八卦中流传着,甚至,不知道怎么,被带到了遥远的西方。
  结束表演的魔术师先生坐在自己酒馆的柜台里,一边为客人调酒,一边听着隔壁桌子一位旅行者在给大家讲故事。
  长安,剑仙与治安官啊……李白,狄仁杰。
  真巧,魔术师的名字,也是狄仁杰。不过他可没有那治安官那么正义。赌场和魔术的小把戏就是他的最爱,他也没有什么要守护的,要说有,想必也就是这家小酒馆了,虽然规模不怎么样,却是个让人安心的地方。平常在这儿卖卖酒,给客人表演几个小魔术,逗逗小黑猫,舒适得很。当然,这可不是他的主业。
  他可是大魔术师,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但是他大部分时间都是闲着的。
  不过更巧的是,他的第一副纸牌上,写有李白两个字。
  “一杯白兰地。”
  魔术师正出神,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猎魔人范海辛。
  “你上回的酒钱还没付。”魔术师将调好的酒递给旁边的客人,抬头看了一眼猎魔人,又低下头拿过账本看了起来。
  “别这么无情嘛魔术师先生。”猎魔人被冷待惯了,不甚在意地撑着柜台,笑吟吟地盯着魔术师,一只手在柜台上轻敲。
  魔术师收起账本,叹了口气熟练地去给人倒酒。“任务结束了?”
  “没错,接下来会有至少半个月的时间可以和魔术师先生在一起。”猎魔人从魔术师手中接过酒,视线却不曾离开过魔术师,试图从他脸上看出半分喜悦。
  不过似乎失败了,魔术师先生神色如常,点了下头,说:“是嘛,真不巧,接下来我似乎有点忙。”语气中还带着点遗憾和惋惜。
  真是无情啊魔术师先生。
  “你骗我的。”猎魔人伸手捏了一下魔术师的脸,不相信。
  魔术师先生握住猎魔人的手,没理会他的话,把人拉近了些,低低地叫了声:“李白。”
  “嗯?”猎魔人应了一声,有些莫名其妙,这可不是魔术师的风格。魔术师应该会很冷漠地拍开他的手才对,魔术师只有想套路他的时候才会这样。猎魔人突然有些紧张。
  然而魔术师笑了起来,在猎魔人的脸上亲了一口,说:“没什么,吓吓你。”
  猎魔人被这措不及防的亲密吓到,脸微微红了,果然和魔术师先生在一起随时都是惊喜。
  对了,他家那位猎魔人,名字就叫李白,不是范海辛,是李白。魔术师先生看着喝酒掩饰不好意思的猎魔人,回想着刚才听到的剑仙和治安官的故事,决定今天给那位讲故事的旅行者免费。
  魔术师和猎魔人认识很久了,魔术师在酒馆门前捡到了身受重伤的猎魔人,因为刚结束了一场完美的表演,心情大好,就顺手救下了猎魔人。猎魔人在酒馆养好了伤,并且赖在了酒馆,魔术师先生也不赶他走,猎魔人说他叫李白,魔术师告诉他,他叫狄仁杰,在此之前,除了他养的小黑猫,他几乎没跟人提过他的名字。
  他们在一起了。也没有多轰轰烈烈,不过是日久生情,在一个气氛很好的晚上,魔术师亲吻了猎魔人。然后是触摸,做爱。一切都很水到渠成,好像什么他们一直都是在一起的。自那以后,魔术师还是魔术师,猎魔人还是猎魔人,他们好像各不相干,但又互相牵绊。他们不会过问对方的工作与生活,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在一起。猎魔人有时候去做任务,一次要走几个月,魔术师就在酒馆这里,猎魔人一回来,就能看到。他们安安静静地过着小日子,平凡,普通,但很幸福。

【王者荣耀狄白狄】《长相思,在长安》一

/狄白狄无差,但是比较偏狄白,应该不会有很明显的攻受。
/这大概是一个很长的系列。

《长相思,在长安》第一章〈初入长安〉

  “原来,这就是长安吗。”
 
李白站在长安街尾,回想着刚才见到的景象,眉目间忍不住染开了笑意。繁华,开放,热闹,车水马龙的街道满是生气。长安的开放与包容程度让人讶异。天南海北的人聚在一起,在茶楼里闲嗑,听说书先生讲故事,在摊铺前为几文钱而讨价还价,人们对来往的魔种熟视无睹。在这里,似乎就只剩下了一种人,长安人。

  “狄大人过来了,快快快!”“狄大人!你们别走啊,不是在我家铺子面前摆摊摆得很开心吗?”“狄大人今天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又是狄仁杰,快快快,东西收起来。”“别玩了狄仁杰来了!”“安静点!!怕他看不到吗!”……
  狄大人?狄仁杰?李白正感慨着,被身后突然的躁动拉回了神。
  狄仁杰这个名字他听过。长安城雷厉风行的治安官,守护者,英明神断的神探狄仁杰,救死扶伤的大好人,以及……强迫症,残酷冷血,心狠手辣,女帝的走狗,不通人情,各种说法褒贬不一。好像是,每到一个地方,都有他存在过的痕迹。一点一点,几乎铺满了大唐的每个角落。

  “你不许动我的令牌!!那是怀英留给我的!!!”少年一把夺过李白手中的令牌护在怀中,像是被抢食的小狼崽,淤青的脸上一脸倔强。
  李白收回手心想这小子还挺有力气,刚才救他的时候还吊着一口气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一块破令牌儿宝贝成这样,心下有些不屑,“怎么,小情人儿送的定情信物?”
  “你胡说什么!不许你这样说狄大人!!”少年一听还急了,“狄大人是最好的人!”
  “狄大人?”
  “嗯,他现在是长安城的治安官,可厉害了!他、他救了我娘亲,还、还帮我们安葬了奶奶……他是好人。”少年人语气渐渐柔和,眼睛里亮着光。

  不知道为什么,听说过那么多关于狄仁杰的事,李白却先想起了这一件。少年人的目光很干净,那份倾慕纯粹得令人动容。李白往边儿上退几步,好奇地往人群说的方向瞅了瞅,半天瞅不见人。正要离开,视线里猝不及防撞入一个人。人群自觉或不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那人一身普通官服没有很突出,倒是头上那一抹绿色很吸引人……这治安官什么品位啊,虽然还挺好看。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周围人热情或慌乱,或明目张胆打量或时不时偷偷觑他几眼,他却面无表情默不作声,高冷得很。不近人情。李白又默默给这位治安官贴了个标签。
  李白看了一会儿,除了长得还可以,头上那撮绿毛很醒目,以及不近人情外,没有看出这传说中的治安官有什么特别的。
  心里正觉着没意思,却看那狄仁杰突然抬起头看了过来,刚好对上了自己的眼睛。那人明显愣了愣,脸上有几分错愕。李白奇怪地往身后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人,他看到了什么?百思不得其解地转回头,狄仁杰已经把目光收回去了,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情绪,仿佛刚才只是李白的错觉。
  只是那种目光……是说不出的的感觉。
  爱谁谁,李白不在意地伸了个懒腰,右手摸了一下鼻子,思考起等会儿要去哪的问题。还得找个落脚的地方,长安城这么大,也不知道哪儿比较好,刚才路过时听说的长安乐坊好像就不错。

  狄仁杰刚从宫里接了任务出来,今天又是长城守卫军入城通报工作的日子,他与长城守卫军的一个主分队交好,特地请了女帝,自己前去接待。
  街上依旧是很热闹,长安城到了这个点已经是彻底活过来了,做生意的商贩都到了差不多了,人多就有小摩擦,吵吵闹闹的,狄仁杰其实不会觉着烦,反而觉得这座城都更加鲜活了,是真的存在着的。一般只要不太过的他就不会管,不过可能因为时不时玩笑般威胁过几个聚众消遣的,平日里又积威甚重,城民多少有些怕他。因此各种目光他早已见怪不怪的。只是今日不知怎么的,心中不自在得很,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狄仁杰自认为直觉异常准确,却想不起来近日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思绪有点乱,他极不喜欢这种感觉,凡事都有一条线,没有东西是杂乱无章的,除了部分人的脑子。

  “怀英。”

    狄仁杰心里一震,不自觉地抬起头,就对上了李白那双蓝色的眼睛。
  李白。
  不过那么短短几息,狄仁杰差点移不开目光,险些脱口而出的两个字堪堪化在口中,再不敢看。收敛起一切兵荒马乱,害怕一直压在最深处不敢透露一点点的秘密就这么,藏不住了。

……群宣?轮回搞事天团

轮回天团惨惨淡淡,队长带着吉他手苦苦寻找队友,心疼心疼我们吧!……。
……。
有没有轮回人啦,副队长方太后小远小启念念!!

救救轮回……。
群聊号码:827091867

在空间看到的paro
    轮回的乐队paro肯定很好玩。
    娱乐圈的新晋组合,主唱兼队长的周泽楷是长相俊美,即使单飞也人气超高的idol,唱法华丽技巧性超高,台风是霸道的、具有侵略性的、稳健的。被经纪人以及副队长江波涛包装成台上的霸道小狼狗,实际上不善言辞,私人微信微博除了必要的联系外大多交给经纪人打理。
    副队长江波涛是键盘手,坐在键盘琴前能有翩翩公子弹钢琴的气质,温和优雅,队内的外交一哥,能完美理解队长的意思,以及嗓音是极富辨识度的中音,偶尔虚虚的和声与主唱声音完美协调,而醇厚沉稳的单唱更是只在演唱会和粉丝福利的时候才会昙花一现。
    二号主唱是中途从没落的老牌经纪公司“嘉世”解约转入轮回旗下的孙翔,刚出道就因唱功了得而被各家媒体公司关注,在队内打架子鼓以及与周泽楷合唱,“双一”组合受到了粉丝的极度欢迎,以至于衍生出了cp粉。擅长rock和爆炸般的高音(据说唱青藏高原不在话下),外表养眼,气质嚣张。
    杜明是队内的吉他手,吉他的功底非常深厚(据其中学时代的同学吕泊远爆料,都是为了追女孩子练出来的),是高配版青春校园的吉他少年无疑了,两颊有明显的酒窝,是队内的开心果,嗓音是清脆的少年音。
    贝斯双子是吕泊远和吴启,之所以是双子,是因为两个人默契极高,以及贝斯风格大相径庭,一个在主歌前奏时大放异彩,而另一个在副歌结尾后惊艳四座,间奏时偶尔的合体简直能把人血液里的因子燃炸。
  自己补一个经纪人+词曲方哥

不知道会不会涉及侵权?如果有的话真的对不起,跟我说一下哦我会删的QwQ

【狄白狄】《长相思,在长安》楔子

/狄白狄无差,但是比较偏狄白,应该不会有很明显的攻受。
/这大概是一个很长的系列。

《长相思,在长安》楔子

  一如既往,很完美的表演。
  魔术师先生松了口气,整理好衣服正准备从酒馆的后门离开。
  “魔术师先生,这里有一张给您的纸条。”
  “谢谢。”
  魔术师先生从陌生人手中接过纸条,转身打开看后却是一脸疑惑,“长安……是什么地方?”
  长相思,在长安。

  字条是范海辛留的。他是在偶然听到的故事中知道这句诗的。也许不是偶然,谁知道呢,总之他听完后,发疯般想念着魔术师先生,并很想把这句诗,这个故事,分享给魔术师先生。
  故事关于长安城的治安官大人和浪迹天涯的剑仙大人。

  在很远很远的东方,有一块大陆叫王者大陆。王者大陆上有很多国家,其中国力最盛非大唐莫属。大唐都城长安城是由一位名为墨子的机械大师所设计的。它以开放包容而繁华,又以繁华吸引了更多的人,成为整个大陆最强盛的大都城。
  年轻气盛的李白,心存高远,十七八岁便背上一把青莲剑辞别了故乡碎叶,浪迹天涯去了。他看过山山水水,所到之处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他的才华与俊美,潇洒与侠义,使他名声大噪。
  他去了长安。
  没有人不知道长安。
  像无数人一样,他向往长安,那个传说中开放包容的繁华之地,大唐的都城。

【王者荣耀狄白狄】偶遇

‖一段狄仁杰自戏,现场找李白。
‖对戏打架互怼谈恋爱吗。

  这次追出来竟然把人跟丢了,看来准备很充分,也不知道元芳他们那边如何。抬头目光从四周转向天上,叹了口气。天空阴沉得很,怕是快要下雨,出门办案定是不带伞的,只好提着气加快脚步。习惯性思考着回城路线,记忆里前方有个亭子可以避避。
  本以为可以赶上,但离亭子尚有些距离雨便已经开始下了,望山跑死马,没想到离得这么远。急促的雨点砸在身上将衣服打湿,衣物随着雨点的节奏一块块地贴着身子,感觉有些不舒服,行跑中溅起地上混着泥沙的积水更是让人心下一阵烦躁。
  咬着牙慌忙地冲进亭子,自顾自拍了拍身上的水,才发现这里坐着个人,余光撇了一眼。
“狄大人,怎如此狼狈?"
  一酒一剑,一白衣。
  对上那双戏谑的蓝眸,故作平静地整理衣服,湿答答的衣服贴在身上特别难受,也不知道会不会染了风。鞋子和衣摆还被溅起的水弄脏了,越想越觉得难以忍受。将视线投向雨幕,微不可闻地出了口气才淡然回话。
  “雨势突然,未有准备罢了。剑仙倒是好兴致。”

  那人似又饮了一口酒,哈哈笑了一下,在沙沙作响的雨声中听不大清晰。
  “狄大人要与在下来一杯么?”
  低沉的声音甚是好听,带着几分笑意,是那人惯有的懒慢而潇洒的语气。正有些出神,一阵冷风吹来,寒意透过被打湿的衣衫侵入体内,本就淋了雨的身子微打了个寒颤,倒让自己回了神。回过头盯着人的眼睛对视,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较量什么似的,谁都不肯收回视线。终于还是眨了眨眼开口回绝人。
  “不了,狄某不胜酒力,便不浪费剑仙美酒了。”
  酒容易让人沉醉,不清醒的。李太白。

【轮回战队】震惊!男神们竟然聚众干这种事!

#标题有病系列。
#没错又是我,我不是黑粉,真的。
#突然高产x
#冬天就是要作妖。

  近日,轮回的几位男神总喜欢聚在队长的宿舍里,而且把门关的紧紧的,里面还时不时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更重要的是,他们从队长宿舍里出来的时候,面色总是蜜汁红润。这件事情很快就成了队里的热门小八卦之一,唯独几位当事人浑然不觉。哦不,当被问及此事时,吴启总是一脸神秘莫测的笑意回以二字:你猜。
  有人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在门外偷听过,但是微妙的水声伴着一些呻吟声让他只听了一会儿就不敢听下去了。仿佛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知道了可能会被灭口的事情。
  “啊~好舒服啊。”周泽楷的寝室里,吴启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
  “啊~这种感觉。”杜明的手攥紧了周泽楷白色的床单,双脚的脚趾蜷缩了起来。
  “别,不要了,停、停下,好烫。”孙翔脸上出了薄汗,在酡红的脸色下显得有点性感,他的表情表示了他的痛并快乐着,“好爽啊。”
  “想来点更爽的吗?”江波涛笑了笑。
  孙翔赶紧摇头,“别,我会死的。”
  “你真的不要了?”
  “不,不要了,太烫了。”
  “呵~舒服。”周泽楷半眯着眼一脸满足地感叹。
  “诶,你们有没有觉得最近大家看我们的眼神有点不太对啊。”一片水汽中,杜明趴在周泽楷的床上问。
  旁边的吕泊远点了点头,“是有点。”
  “被发现了?”于念靠着周泽楷的一个玩偶道。
  “不至于吧,聚众泡个脚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江波涛放好热水壶重新坐回床边,把脚放进水盆里,“哇好烫。”
  “如果不是你们聚众泡个脚都搞得跟群p现场一样的话。”方明华放下手中的报纸,“小周还有其他报纸吗?”
  “没有了,我打游戏。”你自己找。周泽楷捧着个手机礼貌性地抬头回答了一句。
  “道理我都懂,但是在冬天泡脚真的好舒服。”吴启也捧着个手机回答,“队长你不用AD吗?”
  “刺客。”
  “那好吧我治疗跟你一起浪。”
  “不要治疗。”
  “小周你对治疗有什么偏见吗。”方明华笑了笑。
  “不,他坑。”方哥你相信我。周泽楷给了方明华一个真诚的眼神。
  “队长你会失去我的。”被嫌弃了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没关系,我自己飞。”
  “……”
  “下局带我啊。”杜明回完消息后从床上坐起来看吴启玩。
  “不带,杜小明你个坑逼玩你的连连看去。”
  “明明是你自己太浪还怪我坑!”
  “你不浪?”
  “咳嗯…启哥别这样。”
  ……

  今天的男神们也很和谐。

  “所以为什么我们只是聚众泡个脚就上了战队头条。”
  “难道是因为我们泡脚的次数太多了浪费水?”
  “所以说起来都是经理的错,要不是翔子生日那天他带我们去洗脚城,我们怎么会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所以今晚继续吗?”
  “当然。”

【轮回战队】骤降十几度的气温

#小周的生贺,哦顺便算上前些天江副队的,还有过几天孙翔的。不要考据气温不然……不然我也没有办法。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可能有错字,但是我才不管。
#希望大家喜欢轮回,顺便喜欢一下这篇文x

  如果你一定要问轮回队长在冬天的寒风里选择温度,还是风度的话,那么他选择温度。
  如果你一定要问轮回的队员们,在冬天的寒风里选择温度还是风度的话,那么男神团团员会告诉你为了显示战队的团结一致的精神,以及一切向队长看齐的不成文的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队规,他们会选择风度。
  假的,对于一夜之间骤降十几摄氏度的气温,他们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所以,我们之间出了一个叛徒。”和杜明挤在沙发上瑟瑟发抖的吴启看着裹成团子的轮回队长痛心疾首的批判道。
  “说好的一起风度翩翩面对疾风,你却一个人穿上了羽绒服。”杜明跟着附和道。
  “还有帽子围巾手套三件套!”孙翔。
  “……”被疏离到一边的周泽楷扯了扯自己的围巾很无辜地回话,“谁让你们不回家。”
  “……好有道理,但这不是你背叛组织的理由。”吴启。
  “……好有道理,但这不是你背叛组织的理由。”吕泊远。
  “……好有道理,但这不是你背叛组织的理由。”杜明。
  “……好有道理,但这不是你背叛组织的理由。”孙翔。
  “小周你别看我,你现在就是一个人背叛了组织。”一直说在沙发另一头看手机的江波涛头也不抬的冷漠道。
  “……身虽暖,吾心甚冷。”
  “毋宁心冷。”吴启。
  “……”
  “所以轮回不是很有钱吗?为什么关键时候连个暖气都开不了!”孙祥从江波涛怀里一把扯出抱枕重新缩回自己占据的一方沙发。
  “关键是去年明明都故障过,今年居然还不维修!这个战队不靠谱老子要跳槽!”去年供暖系统维修吴启是最大受害人,他的寝室甚至连热水器都坏了,冻了一天回宿舍洗澡,喷头一洒,那刺激。
  “那你跳啊,我看中你一盘游戏很久了,离别礼物记得送我。”
  “去你的杜小明给你启哥滚远点。”吴启瞪着杜明并踹了他一脚。
  “所以我们为什么不放假啊,这么冷也打不了荣耀啊!”吕泊远为了避免被误伤远离了一下杜明和吴启,后来觉得太冷又缩回去了。
  江波涛刚放下手机,怀里好不容易捂暖的抱枕一下子被人扯了去,顿时一阵冷空气灌入,让他猛吸一口气,张口就想怼始作俑者孙翔,但还是忍住了,并在心里默念了十遍杀人犯法,稍微平复了心情才开口说话:“可是我们今天本来就可以放假啊。”
  “可为了给某人过生日,我们选择留在了俱乐部。”
  “可某人却一个人回了家。”周:我不是我没有,因为妈妈叫我回去!
  “还一个人穿上了羽绒服!”因为很冷!
  “和帽子围巾手套三件套!”真的很冷!
  “看着我们在冷空气中颤抖。”我能怎么办呢!
  “良心还是好不为所动!”不我的良心在痛!
  “……”周泽楷有点委屈,说好的我是团宠你们却谴责我.jpg


  “我回来了。”
  “卧槽方太后你快关门!”“方哥早上好。”
  方明华一开门进来整个会议室又是一阵寒风钻入,吴启等人又是一阵寒颤。方明华扫了一眼他们,呵呵了两声,表示这就是你们把老子支出去办事的后果。并裹紧了自己刚才在附近服装店新买的羽绒服。然后朝着乖巧打招呼的队长大人看过去。
  “小周生日快乐。”
  “谢谢。”周泽楷对着羽绒服势力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好了现在不是他一个人背叛组织了。
  “我们之间出现了两个叛徒。”吴启式痛心疾首。
  “说好的……”“停,”方明华打断了,杜明的话朝着空调走去,“道理我都懂,但是如果你们今早没有丧尽天良地让我一大清早一个人冒着寒风出去置办小周生日的事的话,我就会告诉你们这里的暖气用不了但是空调可以用这件事情了。”
  “……”
  “……”
  “……”
  方明华开了空调,把温度调高,然后走到周泽楷旁边坐下,装作没有看懂来自队友们充满杀意的目光的样子,一脸泰然地和他们一个个对视回去。
  “……”
  “别盯着我,我的良心是不会痛的,谁让你们自己不记的供暖系统和空调是分开的两个系统。”
  “……好有道理,但这不是你报复队友的理由。”
  “而且明明是你自己猜拳输了。”
  “没想到你居然是一个心机这么重的男人。”
  “斤斤计较。”
  “还怪罪别人。”
  “不知反省。”
  “执迷不悟。”
  “……你们戏好多啊。”方明华面无表情的接受着谴责,总觉得自己的队友一个个都是戏精。
  周泽楷赶紧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全身上下都是戏!
  “大家都是轮回戏精学院毕业的。”“何必相互嫌弃。”“团结友爱。”“相互配合。”“才是正道。”
  妈的智障。方明华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想理这群人。
  “方哥辛苦了,今天的安排?”
  还是小周懂事。方明华忽然有些欣慰,幼儿园的一群皮孩子中间总有那么一个乖宝宝是体贴又懂事的,“之前的公园烧烤计划取消,太冷了,和经理讨论了一下,今晚海底捞,VIP包厢,KTV配置,随便玩随便吃,公费,当然,禁酒。”
  “……翔子你现在知道轮回是真的有钱了吧。”
  孙祥猛点头。
  方明华的这一消息,加之空调开了之后空气的升温,顿时整个会议室的气氛都不一样了。
  “忽然之间,人生就圆满了。”
  “晚上啊,那我们今天要干什么,训练室那边的空调能用吗?”
  “不能,你让小周多接几个广告,经理就有钱把俱乐部的供暖系统和空调更新一遍了。”
  “方哥,过劳死。”周泽楷冷漠地拒绝了。
  “哈哈哈哈哈别了,队长是团宠,不能压榨。”
  “哈哈哈哈哈过劳死,可爱,你有本事也这么跟经理说啊。”
  “小周说真的,冬季产品是该大肆进军了。”
  周泽楷叹了口气,惆怅地撑起了脸,顺便思考起如何推掉俱乐部要求的各种广告。

  今天的轮回也很和谐呢。

  好了,我写不下去了,还是段子好写。日常?呵。

【王者荣耀狄白狄】长安

#发个小糖。真的很小。

“长安没有你青莲剑仙喜欢的山高水长,可它是数万人期求的一世长安,我不管你回来究竟想干什么,长安是无辜的,这满城百姓是无辜的。你知道我不会让你伤它分毫。”
“这么紧张做什么,长安没有李某喜欢的山高水长,可它有你狄怀英,”李白停顿了一下喝了口酒,看着满脸严肃的治安官,勾起唇角笑了笑,“所以我回来了。”
我还能做什么呢。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人毕竟是要向前看的。
我总不能,连你都失去吧。

【王者荣耀狄白狄】不该


  “长安没有你李白喜欢的山高水长,但它是数万人所期求的一世长安!
  你凭什么为了一己私欲而不顾万人生死,你碎叶是城,长安就不是吗!
  你凭什么觉得你以为的就是对的!狄大人说过让你别来找太古魔导,你为什么不相信他!
  你不甘心,你凭什么不甘心!你以为你是谁!如果不是狄大人和陛下,你要让整个长安一起给你陪葬吗!
  后悔了吗,可是狄大人再也回不来了!
  李白,你凭什么!滚!长安城不欢迎你!”李元芳的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着,双手紧紧握着他的飞镖,像头将要暴走猛兽一样守在狄仁杰的尸体旁边,眼睛通红地瞪着李白。
  凭什么,凭什么狄大人会为了你这样的人而死。
  凭什么你要辜负狄大人的期待,你怎么配。
  碎叶是你家,长安也是狄大人的家啊。
  你明明知道狄大人不会让任何人伤害长安的。
  给无数没有家的人一个安身之处的长安,
  它那么美好,为什么一定要伤害它呢。

 

#举国欢庆,发个刀子。
白狄虐起来贼带感。
控制不住我自己。
我是爱他们的。
好想开坑啊。
标题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