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饮清茗

也许是个月更狗吧。

【王者荣耀狄白狄】讲个故事

#之前七夕活动废了的一篇文,觉着还看得过去,拿来改了改便发上来。
#狄白狄,无差,自由心证。
#说不定讲个故事可以成为一个系列……。

  想必各位都听说了,近日那剑仙李白三入长安了,我今日要说的故事啊,便是关于那剑仙李太白的。就说说他与长安的故事。你们都道他与长安有灭国之仇,却不知道,他与长安还有另外的缘分哩。

  彼时繁华强盛长安还是他心中的白月光,他慕名而来,遇上了大名鼎鼎的狄大人。朱雀门刻字一事并非有意,还未慕名拜访,却因此事意外和那治安官有了交集。刻了字心中有疚,幸得女帝赏识不作追究,可恼了将长安城视若魁宝的狄大人,抓不了人便背后给他李白使辫子,失手扔几个令牌给人还能笑呵呵地说失误。李白想着得给人道道歉啊,不然长安城的姑娘整日看着他被明察秋毫的狄大人盯着,那哪还有小姑娘搭理他。
  于是啊,他就翻墙进了狄府。碰上了在庭中练字的狄仁杰。腰身直挺,眉目紧锁,笔力苍劲。石桌上是铺摊开来的宣纸,白纸黑字,李太白。
  狄仁杰敏锐地抬起头,对上李白那双打量的双眼时,一切就那么顺理成章地发生了。李白跳入院中,狄仁杰随口客套。说着说着,说到了诗,说到了朱雀门,说到了月,说到了长安……
  一句又一句的,谁也不记得那时说了什么,但是谁都记得,那天晚上,月亮很亮,他们像是存在于另一个世界。
  自那之后,李白总爱往狄府跑,有时是蹭饭,有时是闲得无聊来逗逗狄仁杰,还有时候,是来同狄仁杰谈论诗文。狄仁杰可不好逗,尖牙利嘴,一言不合还会直接动手,半点不留情面。但却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他不太会喝酒,但是和李白在狄府院中谈论诗文的时候,会小喝几杯,有时是静静听着,有时会发表一两句看法,每一句都能直达李白内心,所谓知己,不过如此。狄仁杰很冷漠,很较真,很记仇,占不得一点儿便宜,但是又很温柔,很聪明,像是知晓一切,又不点破一切,有种对一切都运筹帷幄的感觉。
  李白喜欢狄仁杰,是那种欣赏的,对明者与知己的喜欢。他是这样以为的。
  他是在什么时候发现不对劲的呢?
  在二入长安的时候。
  他带着愤怒与恨意走入长安。硬闯大明宫,直逼女帝,却在半道被狄仁杰拦了下来。他才想起来,自己一路上都在逃避去想这个人。
  狄仁杰,狄怀英,背叛者。
  他剑指治安官,低喝了一声让开,甚至不敢再对上那双他曾比喻为月亮的眼,声音哑得不像话,拿剑的手在抖。
  “擅闯大明宫者,按律当斩。”那是李白见过的最冷的月光。
  狄仁杰打不过李白。李白闯入了大明宫,又到了女帝面前,质问碎叶一事。
  后来,后来李白带着一身破碎的伤,身体上的与灵魂上的伤,离开了大明宫,离开了长安城,离开了狄仁杰。
  离开了狄仁杰。
  那晚他在狄府的院子里坐了一夜, 狄仁杰很晚才回来,伤得很重,他下了狠手的。
  狄仁杰也在院子里坐了一夜。
  他们没有说一句话,天色吐白的时候,他离开了。
  李白恨啊。他恨大唐,恨长安,恨女帝,可他不恨狄仁杰。甚至他酩酊大醉的时候,会恍惚看到狄仁杰坐在他旁边,静静地看着他,或面无表情,或微笑点头,仿佛他们从来就没有分开过,仿佛,碎叶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再后来?再后来你们都听说了,李白三入长安,回来了。来找狄仁杰?来复仇?不不不,我们都不知道,剑仙大人三入长安,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复仇,也许,真的是来找狄大人的也说不定。
  我怎么知道这些?哈哈哈哈哈,故事,故事罢了,信与不信,全在你们心中呐。

【王者荣耀狄白】魔术师先生与猎魔人

#狄白七夕接龙活动第六棒。
#祝各位安。

  剑仙和治安官的传说,一直在说书先生的故事中,在长安乐坊姑娘们的闲谈中,在长安市民的八卦中流传着,甚至,不知道怎么,被带到了遥远的西方。
  结束表演的魔术师先生坐在自己酒馆的柜台里,一边为客人调酒,一边听着隔壁桌子一位旅行者在给大家讲故事。
  长安,剑仙与治安官啊……李白,狄仁杰。
  真巧,魔术师的名字,也是狄仁杰。不过他可没有那治安官那么正义。赌场和魔术的小把戏就是他的最爱,他也没有什么要守护的,要说有,想必也就是这家小酒馆了,虽然规模不怎么样,却是个让人安心的地方。平常在这儿卖卖酒,给客人表演几个小魔术,逗逗小黑猫,舒适得很。当然,这可不是他的主业。
  他可是大魔术师,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但是他大部分时间都是闲着的。
  不过更巧的是,他的第一副纸牌上,写有李白两个字。
  “一杯白兰地。”
  魔术师正出神,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猎魔人范海辛。
  “你上回的酒钱还没付。”魔术师将调好的酒递给旁边的客人,抬头看了一眼猎魔人,又低下头拿过账本看了起来。
  “别这么无情嘛魔术师先生。”猎魔人被冷待惯了,不甚在意地撑着柜台,笑吟吟地盯着魔术师,一只手在柜台上轻敲。
  魔术师收起账本,叹了口气熟练地去给人倒酒。“任务结束了?”
  “没错,接下来会有至少半个月的时间可以和魔术师先生在一起。”猎魔人从魔术师手中接过酒,视线却不曾离开过魔术师,试图从他脸上看出半分喜悦。
  不过似乎失败了,魔术师先生神色如常,点了下头,说:“是嘛,真不巧,接下来我似乎有点忙。”语气中还带着点遗憾和惋惜。
  真是无情啊魔术师先生。
  “你骗我的。”猎魔人伸手捏了一下魔术师的脸,不相信。
  魔术师先生握住猎魔人的手,没理会他的话,把人拉近了些,低低地叫了声:“李白。”
  “嗯?”猎魔人应了一声,有些莫名其妙,这可不是魔术师的风格。魔术师应该会很冷漠地拍开他的手才对,魔术师只有想套路他的时候才会这样。猎魔人突然有些紧张。
  然而魔术师笑了起来,在猎魔人的脸上亲了一口,说:“没什么,吓吓你。”
  猎魔人被这措不及防的亲密吓到,脸微微红了,果然和魔术师先生在一起随时都是惊喜。
  对了,他家那位猎魔人,名字就叫李白,不是范海辛,是李白。魔术师先生看着喝酒掩饰不好意思的猎魔人,回想着刚才听到的剑仙和治安官的故事,决定今天给那位讲故事的旅行者免费。
  魔术师和猎魔人认识很久了,魔术师在酒馆门前捡到了身受重伤的猎魔人,因为刚结束了一场完美的表演,心情大好,就顺手救下了猎魔人。猎魔人在酒馆养好了伤,并且赖在了酒馆,魔术师先生也不赶他走,猎魔人说他叫李白,魔术师告诉他,他叫狄仁杰,在此之前,除了他养的小黑猫,他几乎没跟人提过他的名字。
  他们在一起了。也没有多轰轰烈烈,不过是日久生情,在一个气氛很好的晚上,魔术师亲吻了猎魔人。然后是触摸,做爱。一切都很水到渠成,好像什么他们一直都是在一起的。自那以后,魔术师还是魔术师,猎魔人还是猎魔人,他们好像各不相干,但又互相牵绊。他们不会过问对方的工作与生活,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在一起。猎魔人有时候去做任务,一次要走几个月,魔术师就在酒馆这里,猎魔人一回来,就能看到。他们安安静静地过着小日子,平凡,普通,但很幸福。

【王者荣耀狄白狄】《长相思,在长安》一

/狄白狄无差,但是比较偏狄白,应该不会有很明显的攻受。
/这大概是一个很长的系列。

《长相思,在长安》第一章〈初入长安〉

  “原来,这就是长安吗。”
 
李白站在长安街尾,回想着刚才见到的景象,眉目间忍不住染开了笑意。繁华,开放,热闹,车水马龙的街道满是生气。长安的开放与包容程度让人讶异。天南海北的人聚在一起,在茶楼里闲嗑,听说书先生讲故事,在摊铺前为几文钱而讨价还价,人们对来往的魔种熟视无睹。在这里,似乎就只剩下了一种人,长安人。

  “狄大人过来了,快快快!”“狄大人!你们别走啊,不是在我家铺子面前摆摊摆得很开心吗?”“狄大人今天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又是狄仁杰,快快快,东西收起来。”“别玩了狄仁杰来了!”“安静点!!怕他看不到吗!”……
  狄大人?狄仁杰?李白正感慨着,被身后突然的躁动拉回了神。
  狄仁杰这个名字他听过。长安城雷厉风行的治安官,守护者,英明神断的神探狄仁杰,救死扶伤的大好人,以及……强迫症,残酷冷血,心狠手辣,女帝的走狗,不通人情,各种说法褒贬不一。好像是,每到一个地方,都有他存在过的痕迹。一点一点,几乎铺满了大唐的每个角落。

  “你不许动我的令牌!!那是怀英留给我的!!!”少年一把夺过李白手中的令牌护在怀中,像是被抢食的小狼崽,淤青的脸上一脸倔强。
  李白收回手心想这小子还挺有力气,刚才救他的时候还吊着一口气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一块破令牌儿宝贝成这样,心下有些不屑,“怎么,小情人儿送的定情信物?”
  “你胡说什么!不许你这样说狄大人!!”少年一听还急了,“狄大人是最好的人!”
  “狄大人?”
  “嗯,他现在是长安城的治安官,可厉害了!他、他救了我娘亲,还、还帮我们安葬了奶奶……他是好人。”少年人语气渐渐柔和,眼睛里亮着光。

  不知道为什么,听说过那么多关于狄仁杰的事,李白却先想起了这一件。少年人的目光很干净,那份倾慕纯粹得令人动容。李白往边儿上退几步,好奇地往人群说的方向瞅了瞅,半天瞅不见人。正要离开,视线里猝不及防撞入一个人。人群自觉或不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那人一身普通官服没有很突出,倒是头上那一抹绿色很吸引人……这治安官什么品位啊,虽然还挺好看。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周围人热情或慌乱,或明目张胆打量或时不时偷偷觑他几眼,他却面无表情默不作声,高冷得很。不近人情。李白又默默给这位治安官贴了个标签。
  李白看了一会儿,除了长得还可以,头上那撮绿毛很醒目,以及不近人情外,没有看出这传说中的治安官有什么特别的。
  心里正觉着没意思,却看那狄仁杰突然抬起头看了过来,刚好对上了自己的眼睛。那人明显愣了愣,脸上有几分错愕。李白奇怪地往身后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人,他看到了什么?百思不得其解地转回头,狄仁杰已经把目光收回去了,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情绪,仿佛刚才只是李白的错觉。
  只是那种目光……是说不出的的感觉。
  爱谁谁,李白不在意地伸了个懒腰,右手摸了一下鼻子,思考起等会儿要去哪的问题。还得找个落脚的地方,长安城这么大,也不知道哪儿比较好,刚才路过时听说的长安乐坊好像就不错。

  狄仁杰刚从宫里接了任务出来,今天又是长城守卫军入城通报工作的日子,他与长城守卫军的一个主分队交好,特地请了女帝,自己前去接待。
  街上依旧是很热闹,长安城到了这个点已经是彻底活过来了,做生意的商贩都到了差不多了,人多就有小摩擦,吵吵闹闹的,狄仁杰其实不会觉着烦,反而觉得这座城都更加鲜活了,是真的存在着的。一般只要不太过的他就不会管,不过可能因为时不时玩笑般威胁过几个聚众消遣的,平日里又积威甚重,城民多少有些怕他。因此各种目光他早已见怪不怪的。只是今日不知怎么的,心中不自在得很,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狄仁杰自认为直觉异常准确,却想不起来近日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思绪有点乱,他极不喜欢这种感觉,凡事都有一条线,没有东西是杂乱无章的,除了部分人的脑子。

  “怀英。”

    狄仁杰心里一震,不自觉地抬起头,就对上了李白那双蓝色的眼睛。
  李白。
  不过那么短短几息,狄仁杰差点移不开目光,险些脱口而出的两个字堪堪化在口中,再不敢看。收敛起一切兵荒马乱,害怕一直压在最深处不敢透露一点点的秘密就这么,藏不住了。

【狄白狄】《长相思,在长安》楔子

/狄白狄无差,但是比较偏狄白,应该不会有很明显的攻受。
/这大概是一个很长的系列。

《长相思,在长安》楔子

  一如既往,很完美的表演。
  魔术师先生松了口气,整理好衣服正准备从酒馆的后门离开。
  “魔术师先生,这里有一张给您的纸条。”
  “谢谢。”
  魔术师先生从陌生人手中接过纸条,转身打开看后却是一脸疑惑,“长安……是什么地方?”
  长相思,在长安。

  字条是范海辛留的。他是在偶然听到的故事中知道这句诗的。也许不是偶然,谁知道呢,总之他听完后,发疯般想念着魔术师先生,并很想把这句诗,这个故事,分享给魔术师先生。
  故事关于长安城的治安官大人和浪迹天涯的剑仙大人。

  在很远很远的东方,有一块大陆叫王者大陆。王者大陆上有很多国家,其中国力最盛非大唐莫属。大唐都城长安城是由一位名为墨子的机械大师所设计的。它以开放包容而繁华,又以繁华吸引了更多的人,成为整个大陆最强盛的大都城。
  年轻气盛的李白,心存高远,十七八岁便背上一把青莲剑辞别了故乡碎叶,浪迹天涯去了。他看过山山水水,所到之处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他的才华与俊美,潇洒与侠义,使他名声大噪。
  他去了长安。
  没有人不知道长安。
  像无数人一样,他向往长安,那个传说中开放包容的繁华之地,大唐的都城。

【王者荣耀狄白狄】偶遇

‖一段狄仁杰自戏,现场找李白。
‖对戏打架互怼谈恋爱吗。

  这次追出来竟然把人跟丢了,看来准备很充分,也不知道元芳他们那边如何。抬头目光从四周转向天上,叹了口气。天空阴沉得很,怕是快要下雨,出门办案定是不带伞的,只好提着气加快脚步。习惯性思考着回城路线,记忆里前方有个亭子可以避避。
  本以为可以赶上,但离亭子尚有些距离雨便已经开始下了,望山跑死马,没想到离得这么远。急促的雨点砸在身上将衣服打湿,衣物随着雨点的节奏一块块地贴着身子,感觉有些不舒服,行跑中溅起地上混着泥沙的积水更是让人心下一阵烦躁。
  咬着牙慌忙地冲进亭子,自顾自拍了拍身上的水,才发现这里坐着个人,余光撇了一眼。
“狄大人,怎如此狼狈?"
  一酒一剑,一白衣。
  对上那双戏谑的蓝眸,故作平静地整理衣服,湿答答的衣服贴在身上特别难受,也不知道会不会染了风。鞋子和衣摆还被溅起的水弄脏了,越想越觉得难以忍受。将视线投向雨幕,微不可闻地出了口气才淡然回话。
  “雨势突然,未有准备罢了。剑仙倒是好兴致。”

  那人似又饮了一口酒,哈哈笑了一下,在沙沙作响的雨声中听不大清晰。
  “狄大人要与在下来一杯么?”
  低沉的声音甚是好听,带着几分笑意,是那人惯有的懒慢而潇洒的语气。正有些出神,一阵冷风吹来,寒意透过被打湿的衣衫侵入体内,本就淋了雨的身子微打了个寒颤,倒让自己回了神。回过头盯着人的眼睛对视,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较量什么似的,谁都不肯收回视线。终于还是眨了眨眼开口回绝人。
  “不了,狄某不胜酒力,便不浪费剑仙美酒了。”
  酒容易让人沉醉,不清醒的。李太白。

【王者荣耀狄白狄】长安

#发个小糖。真的很小。

“长安没有你青莲剑仙喜欢的山高水长,可它是数万人期求的一世长安,我不管你回来究竟想干什么,长安是无辜的,这满城百姓是无辜的。你知道我不会让你伤它分毫。”
“这么紧张做什么,长安没有李某喜欢的山高水长,可它有你狄怀英,”李白停顿了一下喝了口酒,看着满脸严肃的治安官,勾起唇角笑了笑,“所以我回来了。”
我还能做什么呢。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人毕竟是要向前看的。
我总不能,连你都失去吧。

【王者荣耀狄白狄】不该


  “长安没有你李白喜欢的山高水长,但它是数万人所期求的一世长安!
  你凭什么为了一己私欲而不顾万人生死,你碎叶是城,长安就不是吗!
  你凭什么觉得你以为的就是对的!狄大人说过让你别来找太古魔导,你为什么不相信他!
  你不甘心,你凭什么不甘心!你以为你是谁!如果不是狄大人和陛下,你要让整个长安一起给你陪葬吗!
  后悔了吗,可是狄大人再也回不来了!
  李白,你凭什么!滚!长安城不欢迎你!”李元芳的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着,双手紧紧握着他的飞镖,像头将要暴走猛兽一样守在狄仁杰的尸体旁边,眼睛通红地瞪着李白。
  凭什么,凭什么狄大人会为了你这样的人而死。
  凭什么你要辜负狄大人的期待,你怎么配。
  碎叶是你家,长安也是狄大人的家啊。
  你明明知道狄大人不会让任何人伤害长安的。
  给无数没有家的人一个安身之处的长安,
  它那么美好,为什么一定要伤害它呢。

 

#举国欢庆,发个刀子。
白狄虐起来贼带感。
控制不住我自己。
我是爱他们的。
好想开坑啊。
标题随心。

【王者荣耀狄白狄】无题

#有脑洞但是高三没时间开坑我也很绝望啊,于是问问有人写吗。
#王者荣耀狄白狄
#攻受自由心证
#我爱他们

  狄仁杰接过李白斟好的酒,看着酒杯不知在想着什么,只淡淡说了一句:“你果真回来了。”
  “是,我回来了。”李白给自己也斟了杯酒,语罢稍许沉默,随即又畅笑几声,双手举杯,“狄怀英,我敬你一杯。”说完不待狄仁杰回应便先干为敬。
  狄仁杰仍是看着手中的酒杯,食指指腹在杯口来回摩挲,似在沉思。片刻方将酒杯送至唇边抬头一口饮尽杯中物。然后目光移至李白笑意肆然的脸上,几番斟酌,平静开口道:“三入长安,所为何事。”
  三入长安,所为何事?李白收起笑意,又给自己添了杯酒,才从容不迫地迎上狄仁杰深邃的目光,眨眨眼,徐徐道:“所为者,狄怀英。”语毕唇角勾起几分逗趣的笑。
  狄仁杰先是一愣,继而放下杯子抿唇笑道:“既然如此,剑仙有事冲着狄某来便是,可莫要在这长安城做什么不该做的,否则……呵。”我差点就信了啊。
  狄仁杰笑得有些瘆人,李白看着心里莫名一颤,暗道狄仁杰就是狄仁杰,总一副什么都能看穿的样子,一肚子心机谋划。李白干笑两声,给狄仁杰斟酒,岔开了话头:“好说好说,无复多言,狄大人,来干来干。这长安城里最好的酒果然要数城东公孙大娘家的。”
  狄仁杰也没继续追问,李白三入长安的原因……他多少也是猜到了一些的。“公孙大娘酿的酒本是为日后公孙小姐出嫁准备的,你尽管喝,日后指不定能把公孙小姐喝回家。”
“怀英可是醋了?只管放心,李某心里只有怀英一人。”
  “……好好说话,否则宫里大概不会介意多一个太监。”
  “……”

 
  秋夜已深,李白已经喝醉趴在石桌上熟睡了,手中还握着酒壶。狄仁杰不嗜酒,只陪李白喝了几杯,微有醉意,人还醒着,一手撑头盯着睡着的李白看。许久,忽然伸出另一只手,动作很轻地帮李白理了理额前的乱发。
  起风了。
  八九月的夜里露寒霜重,有点凉。又过了一会儿,狄仁杰突然开口道:“李太白,别去找魔导。”声音轻得就像今晚的月光。语毕看着毫无反应的李白,叹了口气起身回房。
  狄仁杰走后,李白睁开眼,看着屋里亮着的灯,低下眉眼无奈地笑了笑,“狄仁杰,什么都瞒不过你。”今晚的月亮真好看,像极了你。说罢就着手中的酒壶灌了口酒,补了一句:“可惜,我不甘心。”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狄府。
  狄仁杰抱着一张薄被回到庭院之时,李白已经走了。狄仁杰在院中站了许久,一旁的梧桐树在秋风中飘落几片枯叶,落在他的肩上。
  “你还是不甘心。”你怎么会甘心。大唐军队踏平西域,最大的原因,不就是若干年前被女帝封印在这座繁城下的太古魔导吗。“李太白。”你会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