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饮清茗

也许是个月更狗吧。

【王者荣耀白狄】似乎被诅咒了的阴阳师

没有狄白粮结果被掰成了白狄我也很绝望啊。
只是想吐槽一下最近队友太坑,然后,它就这样了。
白狄真好。
提了一点信邦。

长安狄府。
  五个狄仁杰聚在一起开会。

  “那么,阴阳师同体,请说出你这周赚那么少钱的原因。”断案大师将账本放到桌子上,锐利的视线直盯着阴阳师。
  阴阳师颓着脸将头磕到桌子上,“别问,求你了,这几周我可能要靠你们养了。我,我,唉……”声音极尽委屈,就差没哭出来了。
  “不是吧,你到底经历了什么?”锦衣卫一手撑着头笑了笑,另一只手揉了揉阴阳师的头,能让阴阳师颓废成这个样子真是不少见呢。
  “我可能去了假的峡谷。”阴阳师有气无力地扒开锦衣卫的手,“我,我打不过程咬金我也很绝望啊,鲁班七号状态不好为什么还要出来赚钱,为什么敌方刺客一直在切人而我方刺客都在野区内斗抢野,为什么我方永远有人在泉水挺尸,为什么永远有人抢走经济,为什么会有人、认为、没发育起来的、AD、也能、秒掉、经济爆炸的、战士,我,我可能被诅咒了。”
  “……不哭,这周算我养你吧,辛苦了。”锦衣卫看着满脸生无可恋的阴阳师,十分心疼的又伸手揉了揉他。
  这次阴阳师倒是没挣扎,还是阿锦好,嗯。
  “是挺惨的,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呀,我们的出场率低,去赚钱的机会本来就不多,虽然重做之后情况好了点,不过最近的开销也变大了,下次去的时候找个帮手吧,最近怎么没见你和狐白一起?”断案沉思了一下。
  “别、提、他。”阴阳师忽然变得超凶。

两天前。
  千年之狐来找阴阳师玩,但是阴阳师却对他爱理不理的,“怀英你怎么了,是不是看到我不高兴啊?”
  而本周在峡谷处处碰壁的阴阳师托腮看着远方,十分冷淡的回了一句:“没。”
  千年之狐撇了撇嘴,还说没有你以前明明不是这么冷淡的,“是不是有人欺负你?我帮你报仇去。”
  报仇?阴阳师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对啊,自带队友可以减少匹配到垃圾队友的概率。于是阴阳师老老实实的把这几天的悲惨遭遇跟千年之狐说了一遍,千年之狐听了当然很心疼也很生气,当下就领着阴阳师往峡谷去了,信誓旦旦地,跟阴阳师说要带他赢完这一周的钱。
  阴阳师居然信了他的邪。
  第一局的时候他们打得顺利,每次阴阳师被切的时候千年之狐都会及时赶到,并且凭着满满的爱意,帮阴阳师拿下了一个五杀。但是到了第二局……其实阴阳师在看到队友有韩信的时候就隐隐有了不祥的预感,不过上一局的大获全胜让他并没有想那么多,然后,果不其然……
  “韩信,你能不能别刷这附近的野?”“野区又不是你家的。不打野我还怎么玩。”“你打野可以,能不能别在这儿打?”“反野风险高,君主不让我浪。”“你TM跳几下谁追的上你啊。”“你一技能一甩不也没人追得上吗,你行你上啊。”“我……”千年之狐想和韩信理论的,不过阴阳师及时打断了。
  “太白,你去反野吧。”“可是怀英你……”“我自己发育就好,你去吧。”虽然不情愿,但千年之狐还是乖乖去敌方野区进行反野工作了,走前还特地撂下一句话,“这里让给你了,你看着点,别让我家怀英给人切了。”
  就是这么一句话,引发了后面的一系列事故。
  “韩信你过来干嘛!”千年之狐过到对方野区还不到两分钟,刚才说不反野的韩信就跳了过来,并顺手抢了一个红。
  韩•跟君主吵架了•但是强行吃了一波狗粮•不开心•信一脸淡定地回道:“反野。”
  “……”你TM逗我呢。千年•感觉自己被戏弄了•之狐咬了咬牙,“你家君主不是不让你出来浪吗,反野不是风险高吗,你TM过来了谁保护我家怀英!”
  “你疯了吧,不反野还怎么打,至于狄仁杰,关我什么事,他自己不能发育吗。”
  “An Allyed has been slained.”
  “荆轲 击杀 狄仁杰   助攻虞姬 程咬金”
  “……韩信,请记住你的所作所为。”然后,这两个人在野区疯狂抢野,上路狄仁杰疯狂被切,中路小乔被王昭君死控,上路刘邦项羽互怼。期间狐白倒是来帮过阴阳师,不过被韩信抢了两个人头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一局,队友内哄,输了还是能理解的。第三局因为敌方王昭君逆天,输了也没什么。第四局因为我方两人泉水挺尸,也能理解。第四局狐白反野失败,敌方刺客会玩,输的不算太惨也能理解。第六局狐白技能总放快,可能是打累了,输了也没关系。第七局,敌方亚瑟和后羿都带着兵线推高地了,身为团战中存活者之一的狐白还在野区和敌方韩信死怼,而另一存活者妲己不知道为什么在水晶边站着不动了,这就不是很能理解了,还差五秒钟复活的狄仁杰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并在水晶被推倒之前看到狐白被击杀的提示。后面的第八第九第十局,不是敌方就是我方,都有韩信的存在。并且我方不是有人发呆就是有人送死。然后,阴阳师这两天就再也没有去过峡谷,狐白也一直没来找他。

  听完阴阳师的回忆后,另外的四个狄仁杰都沉默了。锦衣卫看了看满脸生无可恋的阴阳师组织了好久的语言,十分心疼地开口:“……你是不是得罪了比如张良之类的人?”
  “我没有,阿锦你这几周得养我,短时间内,我都不要再去峡谷了。”阴•觉得自己是个假人•阳•十分委屈•师可怜兮兮地抱起了同体的大腿。断案大概会让他自生自灭,魔术师和超时空战士赚的钱也就勉强能养活他们自己,于是他能靠的就只有最近运气特别好的锦衣卫了。
  “好好好,养你养你。”锦衣卫十分宠溺地揉了揉阴阳师的头,啊难得这么颓废的阴阳师同体好可爱。
  “怀英!”锦衣卫的声音刚停,门外李白的声音就传了进来,只是一时听不出是哪个李白。不过在她刚推开门的那一刻,五道令牌同时飞了过去。
  嗯,果然是千年之狐,五位狄大人很为自己的推测感到满意,虽然他们的令牌都被狐白避开了。
  “各位怀英有话好说啊,怎么一见面就动手?”堪堪避开攻击的千年之狐一脸受惊地往后退了几步,还好他反应快,怀英们的令牌打人可是很疼的。
  “你来干什么,狄府今日不待客。”断案大师冷漠地开口回话,听完刚才阴阳师所说的之后,他对这个狐白好感少了很多,这么废的狐狸,真给青莲丢脸。
  “怎么突然这么见外,我哪个同体惹你们生气了吗?”千年之狐被五个狄仁杰们盯着,头皮一阵发麻,“我找阴阳师有事。”
  “我现在不想看见你。”阴阳师冷冷地回了一句。
  “听到了么?狐狸,阴阳师同体说不想看见你,请离开狄府,否则你将以私闯民宅之罪入住长安地牢。”护己的锦衣卫亮了亮手中令牌威胁道。
  “或者你更想去太空监狱住几日。”超时空战士也跟着威胁。
  “……怀英你是不是在生李某的气?”千年之狐直直看着阴阳师,心虚地问。眼里阴阳师冷漠的表情让他十分难受。
  阴阳师没有回话,一边的断案和魔术师也亮出了武器。觉得自己打不过这么多狄大人的千年之狐只好把带来的一大袋东西放下,留了一句话就带着悲伤的表情离开了。
  “这是一周的钱,我给你赢回来了。对不起,我去帮你打下一周的钱。”
  ……五个狄仁杰一时之间都愣住了,直到千年之狐离开了一会儿,才有人反应过来。
  “去找他啊。”锦衣卫和超时空战士同时拍了拍阴阳师的肩。
  知道自己错怪了千年之狐的阴阳师赶紧跑了出去想把人追回来,却在狄府大门撞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怀英,我就知道你舍不得生我的气。”傻逼狐狸。

评论(10)

热度(132)